朽木予凋

我:吃瑞金安利么?
诺:喵???

愿你我始终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
流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

致那些小猫们,希望你们都能安然无恙幸福下去
室友一直都是个非常喜欢猫咪的人,经常喂流浪猫,省饭钱为猫买猫粮,为猫做窝好过冬。本铲屎官也一直都在坚守在自己的位置上,另外两个室友也会帮忙喂,但不像室友。
室友因为不能养猫(家里不让,养猫开销也较大),所以那些流浪猫都被她养的像自家猫一样(笑哭)
其实一开始我听闻有人丢弃一箱小猫在教学楼旁时,我是不太想让室友带回寝室的。因为怕有病菌会带回来,害怕会传染我自己的主子。因为主子治病真的很耗钱,而自己又是个除了做兼职外并没有大收入的大学狗。
另外,本人的室友是一个很容易全身过敏的人。
没错,她非常容易过敏,但还是坚持喂流浪猫,每次我一想到这点就感觉室友简直背后圣光四射,跪倒在她的睡裤下。
后来把猫带回来了,看着就觉得有点想哭。
总共五只,一只黑,四只黄。
每一只都很小,小到只有一个20岁女生的手握成的拳头那么大。
三只已经睁开眼,一只半睁,一只没睁,连叫都叫的很小声,除非五合唱。
还好之前给自己主子买的羊奶粉还有,连忙泡水兑温。结果一想这么小的猫既不会舔连吸允都很困难,拿什么喂?
想来也好笑,寝室也没注射器,一般寝室也不会备注射器啊,除非集体吸毒啊卧去。
结果一个个的拿剪掉了两头的塑料棉签棒(中间空心)啄着奶一点点往小猫嘴里吹.......大家还围着猫箱子蹲在地上喂......现在想来,真的就是离吸毒犯罪现场不远了(笑哭),而且总感觉没喂多少。
后来智商突然上线,去别的寝室接了喝牛奶的塑料吸管,这才帮小猫们都喝上了奶。
图上手上都是漏出来的羊奶,小猫估计一个月都不到,连吞咽都不是很快。

对了,喂奶期间,主子一直都被关在笼子里,默默地听着不远处猫箱的动静,还时不时叫上两声。还一直以为主子游刃有余,冷淡的跟啥一样的,结果一出来就开始咬我(哭泣)。
我错了,我不该关你,求原谅。
后来在室友和群友的帮助下,联系到了意欲领养的五个领养人。

真的非常非常感谢这些有爱心的领养人,希望你们最后都能好好与自己的主子好好生活下去。
健康成长,然后,安然老去。
请不要抛弃,请不要抛弃,请不要抛弃。
当铲屎官们不能再当铲屎官的时候,请转让你们的主子,让其他好心的预备铲屎官或现役铲屎官照顾。
主子会记得曾有那么人照顾过它,而铲屎官则会记得有一个小妖精陪过你一段时间,然后。
上主子大脸照 辟邪。超凶

看室友下床的程诺诺

昨天的阴郁的雨

从小就觉得彼得·潘是个悲剧

干啥干啥
瞅瞅你

总梦见自已往下掉